體育課

體育課的比賽像霸凌 她回憶童年「無聲躲避球」遇見最純粹惡意

體育課的比賽像霸凌 她回憶童年「無聲躲避球」遇見最純粹惡意
某次比賽的瞬間,我突然發現了躲避球的奧祕。在人多的時候不能從眾,躲不掉的時候更不能逃跑,直球對決是非常痛的,但可能是唯一的生存之道。要等到場內全空,比賽才會結束,所以有好多次,場上只剩下我一個人在奔跑,用力抱住擲來的球,想辦法召喚同伴回來。至今我還是不懂,為什麼國小體育課要挑選這個運動,比賽的本質,實在太接近霸凌了。 《詳全文…》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